• <source id="wauud"><menu id="wauud"><delect id="wauud"></delect></menu></source>
    1. 聯系方式
      收藏本站
      建筑工程標書翻譯
      商務標技術標翻譯
      標書翻譯知識介紹
      標書翻譯實力
      標書翻譯質控
      標書翻譯案例
      標書翻譯專家
      在線標書翻譯
      公司名稱:北京新華翻譯服務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國務院機關第二賓館B座3樓
      總機: 4008281111
      排版:4006500525
      郵箱:xinhuashe@188.com
      媒體報道
       
      新華出席第18屆世界翻譯大會
       

      第18屆世界翻譯大會2008年8月2日至7日在上海成功舉辦。包括全球專業語言服務供應商新華、Unitrans(新華翻譯)、SDL(思迪)、Lionbridge(萊博智)在內的74個國家和地區的近1500名翻譯界精英云集上海,共同探討翻譯文化、翻譯產業、翻譯人才培養等課題。這是國際翻譯家聯盟自1953年成立以來首次在中國乃至亞洲地區舉辦的國際翻譯界盛會,有人將其稱為“翻譯奧運會”。

       

       日前,記者就本次翻譯大會的成果、中國翻譯人才的現狀與培養等問題專訪了國際譯聯第一副主席、中國外文局副局長黃友義。

        黃友義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官員,也是一位嚴謹的學者,是中國目前為數不多的翻譯活動家之一。是他把中國翻譯協會帶進了國際譯聯大舞臺,也是他及其團隊的出色表現贏得了國際譯聯專家、學者們的喝彩,使中國成功舉辦了2008年世界翻譯大會。

        黃友義本人自2002年起擔任國際譯聯理事,2005年在第17屆世界翻譯大會上首次被選為國際譯聯副主席,是我國乃至亞洲第一位當選國際譯聯理事會高層領導的翻譯家。本次翻譯大會上,他以其出眾的才華和管理能力再次當選為國際譯聯第一副主席。

        翻譯大會使外國同行重新認識了中國

        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中,翻譯工作始終是溝通中華文明與世界文明的橋梁。中國第一次翻譯高潮出現在東漢至唐宋年間,主要是佛經翻譯;明末清初時又出現了一次科技文獻翻譯的熱潮;鴉片戰爭至“五四”運動時期盛行的西學翻譯揭開了中外文化和思想交流的新篇章。改革開放后,伴隨著中外文化交流不斷深入,中國的翻譯事業又掀起了一次高潮,但這一次不同于以往,中國跨越了諸多障礙,第一次站在了國際翻譯大舞臺上。

        黃友義說,第18屆世界翻譯大會能夠在奧林匹克年舉行,說明中國在世界翻譯舞臺上擁有了屬于自己的位置。世界各國翻譯界的精英們愿意在奧運會之前來中國看看,并與中國同行們一起探討翻譯以及奧運會翻譯這個話題。

        此次大會不僅參加人數創了歷史新記錄,而且學術論文的數量和質量也遠遠超過以往任何一屆。更值得一提的是大會四位主旨發言人有兩位來自國外,一位是聯合國主管大會和會議管理事務助理秘書長約翰尼斯·曼加沙,另一位是歐洲委員會翻譯總司司長卡爾-約翰?略邏思,這是過去世界翻譯大會想請都請不到的人物,這次他們主動要求來參會,足以說明這次大會的分量和重要性。

        黃友義說,在這次參會的600名外國代表當中,有90%以上是第一次來中國。來華之前他們對中國的了解僅限于本國媒體,很多人對中國顯得陌生甚至帶有偏見。而當這次他們親身來到中國,與中國的翻譯界人士、翻譯大會志愿者和上海市民接觸,特別是在奧運會前后參觀游覽了北京、西安,蘇州、桂林、拉薩等地之后,他們對中國的看法大為改觀。

        當本次翻譯大會將最佳網站獎授予德國翻譯協會時,協會負責人在領獎發言中并未贅述其獲獎的激動心情,而是對他所見到的中國人的熱情、中國人的燦爛笑容、中國人的樂意助人大為稱贊……這也使黃友義頗感驚訝。

        因黃友義在國際譯聯工作了6年,深知其內部運行情況。他曉得,德國譯協是歐洲規模較大的翻譯協會,德國譯協的主流意見是不太贊成與亞洲譯協發展關系,他們對國際譯聯領導層里的亞洲人,包括日本人、韓國人或者中國人沒有興趣。在他們內部甚至有更加不和諧的聲音說,如果在國際譯聯領導層里有亞洲人,他們干脆就撤出,成立新的國際翻譯組織。而這樣一個組織的負責人,在上海領獎臺上,面對來自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翻譯界精英如此贊揚中國,這不得不歸功于他的這一趟中國之行,使他對中國有了新認識。

        黃友義強調:“通過大會交流,也使我們有機會了解到國際翻譯界的先進理念和管理經驗,比如翻譯人員專業培訓,翻譯標準化, 翻譯協會如何運作發展等,這對中國翻譯協會和中國翻譯事業的發展都會有長遠的意義?!?

        翻譯人才市場供需失衡

        快速發展的中國經濟需要與世界接軌,日益繁榮的文化產業需要與世界交流,越來越多的求新求變的中國人需要了解外國先進的科學技術和管理經驗……這一切都要通過翻譯來實現,翻譯處在跨文化交流的前沿。如此龐大的市場,如此重要的角色,中國目前翻譯人才的現狀如何?能否滿足市場的需要?黃友義覺得這個話題很沉重。

        他說,不久前有資料顯示,全國目前職業翻譯4萬多人,相關從業人員超過50萬人,專業翻譯公司3000多家,但能夠勝任翻譯工作的合格人才缺口高達90%。市場上高水平的翻譯大約只占總數的5%。翻譯能力的薄弱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和對外交往中幾個急需解決和必須面對的問題之一。特別是真正合格的高級中譯英定稿人才不足百人,嚴重缺少中譯英高級人才,將導致文化上的“逆差”。

        全球化進程導致了翻譯量和翻譯人才需求的劇增。過去不需要翻譯的地方,現在需要,過去不需要翻譯的東西,現在需要,特別是中國的快速發展需要把大量的材料譯成外文。把母語翻譯成外文,難度大,這是國際公認的。中譯外人士難求已經是中國各行各業共同面臨的突出難題。

        社會上有人說,中國現在會外語的人那么多,怎么會缺翻譯呢?是的, 與10年前相比,會外語的人的確多多了,但社會需要翻譯的量也大多了。從國與國之間的交流到企業間的貿易往來, 還有各地的涉外飯店、旅游景點等等,到處都需要翻譯。需求的增長遠遠超過供給。特別是高層次的中外交流,更需要真正專業化的翻譯,而專業化翻譯人才中最缺的就是具有中譯外定稿能力的高級專業人才,這個問題不是三兩年可以解決的。

        談到這里,黃友義話鋒一轉又露出了幾分喜悅,他說:“我最近聽到了一個好消息,國務院學位辦在已經開展翻譯碩士專業學位教育的15所高?;A上,將增加新的院校,培養高層次的應用型翻譯人才。這就意味著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更好的高素質、適用型翻譯人才從學校畢業走向社會?!?

        加強短期培訓 緩解市場需求壓力 標書翻譯

        常言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如此大的人才缺口,光靠十幾所高校培養恐怕難解燃眉之急,況且高級翻譯人才的培養需要的時間比較長。記者問是否有更快更好的辦法來緩解目前翻譯人才需求的壓力?

        黃友義認為,目前一個有效的途徑,就是采取學校培養和社會短期培訓相結合的方法。通過高校碩士專業培訓,無疑是培養高素質人才的最正規途徑。但光靠這一條路滿足不了現階段翻譯人才市場的需求,所以短期培訓和選送相關人員出國進修便成了一些部門翻譯人才培養的補充措施。

        中國翻譯協會這幾年利用每年暑假開設針對青年教師和社會翻譯人員以及一些研究生的適用能力培訓課程,從國內外聘請既有教學經驗,又有翻譯實踐經驗的專家、教授授課;中國外文局教育培訓中心也為全國新聞出版界人士,以及國資委旗下國有大型企業的涉外人員舉辦了多期翻譯培訓班。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單位把一些外語基礎好的青年派往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或澳大利亞等國進修,這也是人才培養的一種途徑。

        除了長短期培訓,黃友義還看重翻譯實踐,他說:“用人單位要大膽啟用會外語的人,不要因為他們的翻譯水平沒有達到標準, 就不讓他們做。翻譯是一個熟練工種,最好最快的提高方式還是要通過實踐。要讓他們在實踐中去積累經驗。這幾年有不少翻譯理論方面的圖書面市,老翻譯工作者的經驗有利于青年翻譯通過理論和實踐結合的辦法來做到快速提高。

        翻譯人才的社會地位亟待改變

        黃友義說,目前中國翻譯領域35歲至 50歲的人稀缺,而這個年齡段會外語的人才極多。記者問:“他們都到哪兒去了?”黃友義的回答有點傷感:“都從翻譯領域流失了,有的改行做生意,有的到外企公司了,為什么會這樣?待遇跟不上。翻譯沒有相應的社會地位,他們的勞動價值遠還沒有被我們的社會真正認識,因此他們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如果這種狀況得不到改善,即使培養出人才,翻譯界也留不住?!彼J為,這個問題至今還沒有引起社會和相關部門的足夠重視。

        在翻譯大會上播放了一個短片,題目是“假如沒有翻譯”,讓人們設想,如果沒有了翻譯,我們當今的社會將出現什么樣的混亂?知識無法交流,國際合同無法簽署,先進技術在國際上無法借鑒,甚至會導致國與國之間的文化沖突,以至于發生戰爭。

        作為翻譯界的領軍人,黃友義對中國目前高級翻譯人才流失現象頗感焦慮,他說:“沒有翻譯就意味著與世界隔絕,但是有多少人會把問題看得那么重要呢?現在社會上還是存在一些不尊重知識的地方,有的人因為自己的知識受限制,因此認識不到某一專業知識領域的重要性。翻譯事業在今天快速發展的中國,還沒有引起全社會應有的重視,翻譯工作者,特別是高級翻譯,還沒有得到應有的社會地位,他們的勞動還沒有得到足夠的尊重,這才導致了今天翻譯人才的大量流失。 標書翻譯

        社會上有一種比較膚淺的認識,認為會外語就能翻譯,這是一種誤解,這種誤解不消除,就永遠不會真正認識到專業翻譯的價值所在。我認為從政府部門到企業,再到社會各階層的人,都需要提高對翻譯作用的認識。如果大家形成了共識,認為這部分人才是不可或缺的,那么辦法自然就有了?,F在有些部門和單位就采取了特殊津貼的辦法來設法留住翻譯人才。另外,還有很多私企聘請翻譯時充分考慮到待遇問題,因為他們知道翻譯工作和企業未來的價值是聯系在一起的。但這一切才剛剛起步?!?

        國際譯聯的志愿者

        據中國譯協有關人士透露,國際譯聯會員代表大會新一屆執委及新一屆理事選舉時,黃友義和南非譯協主席瑪里安·博爾斯都是全票當選。大家一致認為,黃友義是理所當然的主席人選,而他卻選擇了繼續留任副主席一職。

        當記者提及這個話題時,黃友義回答說,中國人在國際譯聯執委會任職對提升中國翻譯界的形象、知名度、促進外國人對中國的了解都有著積極作用。另外國際譯聯執委會制定工作計劃、游戲規則,中國也能參與,這對中國的國家翻譯事業也是有利的。沒有接受國際譯聯執委會主席一職,這主要是時間問題。

        “我們做國際譯聯工作都是業余的。每天上百封電子郵件,都要在下班或者周末處理,國際譯聯為一件事要在17個理事之間討論好幾輪,有些事情還要進行調研,與各協會商量,要耗費很多時間,如果當了主席,我就是整個活動的組織者,所承擔的職責和花費的時間就會更多。不僅如此,作為主席還要代表國際譯聯去世界各地參加很多會議,包括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幾大洲的區域性會議,我沒有那么多時間?!?

        黃友義還謙遜地說,“在國際譯聯內部,工作語言是英文和法文,過去的主席們至少會三四門外語,有些歐洲的執委們會五六種外語,他們的優勢更大。光懂英文,而不能用其他的語言交流,工作效率就會降低,所以我們要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我認為自己作為第一副主席的身份參與國際譯聯工作比當主席更合適一些?!?標書翻譯

        國際譯聯的所有執委、理事們的工作都是一種志愿行為,只是奉獻,沒有報酬。而黃友義是中國目前稀缺的中譯英高級人才,況且翻譯是他的最愛,請他翻譯的人絡繹不絕。原本工作之余他可以從事最愛的翻譯工作,可是他卻選擇了投身國家的翻譯事業,在國際譯聯做一名無私的志愿者。

        黃友義說,這幾年在國際譯聯任職,雖說花費了大量時間,但看到中國的翻譯事業在國際翻譯領域日益受到重視,他感到很欣慰。他覺得自己這個“志愿者”沒有白當,辛苦很值得

       

       
           
      久久综合热_精品处破在线播放_老熟妇乱子伦中文字幕视频_四虎影视国产精品亚洲精品hd
    2. <source id="wauud"><menu id="wauud"><delect id="wauud"></delect></menu></source>